第十一章 诡谲

下载免费读
  江横面色有些难看,酒意也清醒了不少,暂时压制住酒意,江横转身推门而出。
  敞开的房门呜呜吹着风,小院内寂静无声,江横又抬头看着放着幽光的灯笼,又看了看四周。
  “小柔?”
  他对着侧间小柔的卧房试着叫了两声,没人应答。
  他一下就想到了关于那些鬼祟怪诞传闻,眼神瞬间低沉起来。
  随便披上一件外套就想去小柔那边看看情况。
  不过还不等推开小柔的卧房,忽然自家小院另外一侧厢房传来一阵让江横有些疑惑的古怪之声。
  那古怪的声音,不!更应该是女子的娇笑声。
  而且那靡靡之音似乎就在.......不远处,询声声音很快江横的目光停在了堂兄江文岳的小院,那靡靡之音声恰好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江横面色有些难看,酒意也清醒了不少,暂时压制住酒意,江横转身推门而出。
  敞开的房门呜呜吹着风,小院内寂静无声,江横又抬头看着放着幽光的灯笼,又看了看四周。
  “小柔?”
  他对着侧间小柔的卧房试着叫了两声,没人应答。
  他一下就想到了关于那些鬼祟怪诞传闻,眼神瞬间低沉起来。
  随便披上一件外套就想去小柔那边看看情况。
  不过还不等推开小柔的卧房,忽然自家小院另外一侧厢房传来一阵让江横有些疑惑的古怪之声。
  那古怪的声音,不!更应该是女子的娇笑声。
  而且那靡靡之音似乎就在.......不远处,询声声音很快江横的目光停在了堂兄江文岳的小院,那靡靡之音声恰好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堂兄这读书人这一回府就把女人给带回来了?”江横摇摇头心里一阵腹诽。
  江横从小柔的卧房门前缓缓挪开,朝着堂哥小院摸去。
  他倒不是为了听墙角就是想要纯粹的进行一下艺术欣赏。
  不过随着靠近,听到的靡靡之音似乎消失了。
  “擦,警觉性这么高?”
  江横皱了皱眉,摇摇头便往回走,不过还未走几步却又听到了那靡靡之音。
  不对!有古怪!
  他再次缓缓朝着堂兄卧房走去,脚步放的很轻。
  来到卧房旁,这次那靡靡之音依旧,不过出乎江横的预料,堂哥的卧房内竟然并无烛光。
  “难道是那女子过于丑陋?”
  抱着探索学习的心,江横小心的从窗户处戳了一个手指大小的小洞,旋即探头向里看去。
  好在已经有点习惯了夜晚的黑暗,江横已经勉强能看清里面的环境。里面的布局和江横的卧房几乎相差不多,只不过墙上多了很多一些书法字画,江横将目光挪至最里边的床榻之上。
  江横看了看,最里边的床榻上有着一个身形瘦削的男子,此人正是堂兄江文岳了。
  不过此刻他的状态十分不对,脸上浮现出红晕之色,身上时不时有汗水渗出,嘴中发出一些不堪入目的喘息声。
  这....这.....这的确不管怎么看都是男女在行房事的模样,只是让江横汗毛都冒出来的是,堂哥只是对着空气在不停的做着腰肌运动。似乎好像对着的是一个活生生的美人。
  江横眼睛大睁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太诡异了,堂兄此时的模样就好像那些梦游的人,只不过更加诡异古怪。
  不过真正让江横额头冷汗直流的是,耳中分明能清晰的听到女子的靡靡之音,可是放眼看去,哪里有什么女子?
  而此时的堂兄则还是一脸享受的模样,似乎还乐在其中?
  “这是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江横面色有些难看酒意也清醒少暂时压制住酒意江横转身推门而出。
  敞开房门呜呜吹着风小院内寂静无声江横又抬头看着放着幽光灯笼又看看四周。
  “小柔?”
  对着侧间小柔卧房试着叫两声没应答。
  下就想到关于那些鬼祟怪诞传闻眼神瞬间低沉起来。
  随便披上件外套就想去小柔那边看看情况。
  过还等推开小柔卧房忽然自家小院另外侧厢房传来阵让江横有些疑惑古怪之声。
  那古怪声音!更应该女子娇笑声。
  而且那靡靡之音似乎就在.......远处询声声音很快江横目光停在堂兄江文岳小院那靡靡之音声恰就从那里传来。
  “堂兄读书回府就把女给带回来?”江横摇摇头心里阵腹诽。
  江横从小柔卧房门前缓缓挪开朝着堂哥小院摸去。
  倒为听墙角就想要纯粹进行下艺术欣赏。
  过随着靠近听到靡靡之音似乎消失。
  “擦警觉性么高?”
  江横皱皱眉摇摇头便往回走过还未走几步却又听到那靡靡之音。
  对!有古怪!
  再次缓缓朝着堂兄卧房走去脚步放很轻。
  来到卧房旁次那靡靡之音依旧过出乎江横预料堂哥卧房内竟然并无烛光。
  “难道那女子过于丑陋?”
  抱着探索学习心江横小心从窗户处戳手指大小小洞旋即探头向里看去。
  在已经有点习惯夜晚黑暗江横已经勉强能看清里面环境。里面布局和江横卧房几乎相差多只过墙上多很多些书法字画江横将目光挪至最里边床榻之上。
  江横看看最里边床榻上有着身形瘦削男子此正堂兄江文岳。
  过此刻状态十分对脸上浮现出红晕之色身上时时有汗水渗出嘴中发出些堪入目喘息声。
  .........确管怎么看都男女在行房事模样只让江横汗毛都冒出来堂哥只对着空气在停做着腰肌运动。似乎像对着活生生美。
  江横眼睛大睁敢置信看着眼前幕。
  太诡异堂兄此时模样就像那些梦游只过更加诡异古怪。
  过真正让江横额头冷汗直流耳中分明能清晰听到女子靡靡之音可放眼看去哪里有什么女子?
  而此时堂兄则还脸享受模样似乎还乐在其中?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